樂只君子

關於部落格
南有樛木,葛藟纍之,樂只君子,福履綏之。(詩經‧周南‧樛木)
  • 884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鹿柴》  王維



《鹿柴》  王維
 
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反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
 
「詩」始於人所言之心懷。平日的山頭之沉靜或是潑動,常是人獨處於山中時所察覺。偶然間,山中出現人們的聲音,原本一切習以為常的氛圍,不再只作為山之樣貌出現而已。「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一切驚訝和轉變始於聽見「人語」之「響」。「響」標示著人所言之語是多麼地清新與明確,而非我之不確定幻覺而已。詩句緊接著是「反景入深林」,顯示王維最初心意是為了尋找這些不常在山中的人們。然而,《鹿柴》最終的心懷不在人語之中,而是在陽光穿透於樹梢所照之青苔上。
 
「空山不見人」作為整首詩的第一句,和「反景入深林」顯示兩個場景之對比和差異。「空山」之「空」和「深林」之「深」,二字呈現王維心境上轉折。首先,王維對此山必定是不陌生的,原因在於他對人語之驚訝和最末著眼於微小的青苔處。其顯示王維常常在山林中,卻未常聽見人語之聲,也因常在山林中,而不再只是注意醒目之物而已。於山林裡,他對山的熟析感並不是因為山的景色,也並非因為人情世故,而是因為他獨自一人於山中之常感。漫步在山的遼闊裡,沒有樹梢遮住光,也沒有垂柳依依的枝葉擋住視線。他在山中所感受到的也只是自己挺立於山群天地之間。此刻,沒有山、沒有深邃的樹林、沒有人,只有自己獨自於時時刻刻之中。「空山」之「空」便是主體唯一面對自己時之狀態。於此,人所面對的只有真誠的自己而已。在這狀態裡,人之所思、所欲也只是自己心中真正的理想。
 
「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反景入深林」,因見不著人,卻又聽聞人們說話的聲音,因而再度走進山林裡,實是為找尋說話的人們。首句,「空山」之心境尚是人獨自面對自己時之狀態。然而,觀詩之鋪陳可知,王維聽聞人語而意圖尋找說話的人們。此意圖已呈顯其心不再只為自己,其心中已有他人。因心中有了人,進而尋之、欲合之,整首詩之進展便於此開始。
 
「空山」,尚是我心中直只面對「我」時之狀態。然而,當我心中有了他人,我不僅止停在一距離上觀看或觀察他人而已,我是進而期盼和人們相遇、相合。王維是深刻明白這一點的。他明白當人期盼與人們在一起時,其所欲是為與人交心。因此,「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反景入深林」之「見」標示我知曉在這深山之中有人,但我不僅止是要「見」到他們而已。王維以「不見人」之方式,刻意忽略人與人在一起時之「視覺」關係上的阻礙。就純粹「視覺」的功能而言,「視覺」是主體必須和對象有一距離,始能完成的動作。因此,若僅止於觀看模式和人相交情,那麼我與對方心之關係最終仍是在一有距離之劃「分」狀態而已。具體言之,若人與人之交往是建立於只對對方之社會現實表面之了解,如此,亦不過是「視覺」性之交往。如此交往,人心最終只可能是「分」,而不可能真正為「合」。
 
「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在空山中我看不見人們,卻清楚地聽聞人們說話的聲音。上段中,我們已說明「空山不見人」指我與人之「視覺」性交往,而「但聞人語響」則是「聽覺」性之交往。「聽」本身就已打破視覺之限制。當視覺只能見其表象時,聽之對象卻已不侷限於表象而已。聽聞「人語」,已是聽聞人之表象後之心所言。對比於與人之視覺性之表象相交往而言,聽聞人語已是進一步聽聞人心、進而明白對方的交往。如同人與人之交往中,不僅止於對其社會現實表面之認識而已,更會聽聞其所言,進而明瞭對方之心意。
 
然而,王維亦不止於聽聞人語之言而已。「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反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當王維看不見人們,卻聽到人們說話的聲音,進而想要返回山林中,其原因是為與人相遇。欲求相遇的目的,不只是為見到這些人之面貌,亦不只是與這些人交談而已,他是為與人們交心。為求交心,所以轉返至山林中與人們相遇。
 
「反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當王維轉返山林中為求與人們相遇,他最後所關注的焦點是在光線穿過樹梢所照射之青苔上。「青苔」是一在濕熱、陰暗中,卻又有陽光照射而生長的植物。因此,青苔給人的感受是溫潤的、柔軟的。「復照青苔上」所呈現的樣貌是,我作為一主體又看到陽光照在青苔上。「復」是再度之意。由詩句中,我們已知王維在知曉山中有他人存在之前,他作為一主體獨自一人於山中時是不會注意陽光照耀於何方之問題。因此,在此之「復」字並非僅是又再次見到陽光之意而已。「復」是對比於主體獨自面對自己時之感受而言的狀態。於「空山」之主體狀態時,主體只是作為只面對「我」而已。然而,「復照青苔上」是我作為主體,但卻真正體會到光照在濕潤的青苔上。「復」字所顯現的已不是個人心志樣貌之重現,它指的是同樣的情況中卻有一新的感受來到我們心中。「復照青苔上」,「照」是指陽光具有穿透性的力量,使人感到熱的力量。這力量照在「青苔」上,「青苔」又是微小的植物,且是溼潤的植物。因此,「復照青苔上」的意涵是指,我重新體會生命的溫潤盎然,這生命的溫潤盎然顯現在陽光穿透樹梢照在那微不足道卻又溼潤又有生命力的青苔上。
 
王維再度走進山林中,是為與人相遇。最後所顯現的是「復照青苔上」,「照」之穿透熱度的力量性和「青苔」給人溫潤之感,皆是觸覺性的感受。「復照青苔上」是如同人觸摸對方而感受到對方心之溫潤、體會人心深處(如同陽光透過樹梢照之青苔)之溫和。詩之最後所開展而成的是王維體會了在山中的人們心中之溫和。人之溫和,如同青苔之綠意,亦如同青苔之微小卻又蔓延遍地。
 
「詩」始於人所言之心懷。人面對自己之心志,已是很高的境界了。但人不止於此,人並不只是為自己而已,人亦是為人。王維再次進入山林中,為的是明白人。而人心最後使人明白而心安或有所心懷的,是人心之溫和。《鹿柴》之心所懷抱,即人之溫和。
 
寫完了,卻有種深刻地感覺……
人可以長篇大論地談論詩詞曲賦,但人更可以細細吟詩。
一遍復一遍,在簡潔的詩句中,明白其志。
 
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反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