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只君子
關於部落格
南有樛木,葛藟纍之,樂只君子,福履綏之。(詩經‧周南‧樛木)
  • 88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總算看了國片《海角七號》

總算看了國片《海角七號》。想去看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去看它是否真如大家評價中的那麼好看。畢竟,我對國片一直沒有太大的信心。其實,《海角七號》算是國片中很優秀的作品。只是,也覺得有些感嘆,總覺得國片很難拍出穩重的作品。不只是國片很難拍出穩重的作品,這幾乎是現在日本、韓國、台灣偶像劇、泰國……既定的風格了。

這種風格就是,電影中總會有刻意詼諧的成份在劇情當中。日劇尤其明顯。幾乎,不管再怎麼動人心弦的日劇,一定都會有刻意詼諧的成分在其中。比方:荒謬的場景、突如其來的巧遇、神經大條的女主角、小丑般愛逗弄人的老男人、不知道在固執什麼勁的小女生……

像是日劇《別開玩笑了!》劇情中,女兒的丈夫是丈母娘前任的男朋友。又或者《讓愛看得見》中女主角(四季)的老頑童老爸。早期的日劇《Love Story》(其實,也沒多早期,這部是2001年的作品)中神經大條卻又具有獨特魅力的女編輯。《交響情人夢》中誇張的野田妹。《偵探伽利略》中美麗卻也大剌剌誇張的女警官。《Change》、《HERO》中看似散漫不羈,卻又獨樹一格的木村拓哉。

這種刻意詼諧的成份,並沒有不好。相反地,這是能夠展現劇情張力的一個好方法。日本片對於這種「刻意詼諧」發揮的很好,常常能達到恰當的效果。但反觀台灣的偶像劇,常常想學這日本這一點,卻學得很不恰當。應該說,台灣偶像劇的「刻意詼諧」部分,一點都不詼諧;論內容,卻又完全不及日本片來得深刻。

有時候,我真心地覺得,台灣的影視界應該用功於劇情中內心的感受、演員演技的磨練,踏踏實實地拍出完整的電影。而不是刻意戲謔、刻意詼諧,這只更會教壞台灣年輕人的價值觀。常常,我深刻地覺得,台灣年輕的法官、年輕的醫生、年輕的導演和演員……缺乏社會經驗也就算了,更讓我感覺無法適應的是他們的自大和賣弄。這些人判了多少案子、醫了多少病人、拍了多少部戲……直到他們到了中壯年,擁有了地位和勢力,更是肆無忌憚地愚弄人民百姓。每每看到很荒謬的偶像劇,總覺得為什麼這些導演、編劇、演員,不試圖用心一點、努力一點。難道,他們就不怕年幼的台灣人因為看了些「漂亮的」偶像劇而扭曲價值觀嗎?

台灣影視界中稍微好一點的導演,常常不屑於這種「刻意詼諧」。他們試圖想要更努力做出不戲謔的電影或劇本。但有點可惜的地方是,這些影片或劇本,常常太過強烈地標榜某一理念,這就是很類似美國式的作法了。寧願拍成「很不正常」(指離開人的平常世界太遠)的電影,也要無怨無悔地推呈出各式各樣的象徵,來標榜某一自以為很偉大的理念。這真的是令人很無言的。我總覺得,如果可以拍出不刻意詼諧,卻能充實、穩重、平常的(指不要離開人世太遠)電影,一定是很好的電影。

回到《海角七號》。坦白說,就是一部愛情片。在電影院裡,大家的笑聲和哭聲不斷。《海角七號》中所用的「刻意詼諧」,用到算是恰到好處。電影中,阿嘉(范逸臣)、明珠(林曉培)、議員(馬如龍)算是很能演的角色,很多細節算是細緻。整部片,除了一開始田中千繪要走進飯店時,在路上不斷抱怨她只能當個翻譯,以及演唱會中停頓下來(阿嘉看著友子,似乎等待她的回答),是兩大最大的敗筆之外。我覺得,其他都還算是流暢的。

之所以會覺得那兩處是個敗筆,是因為我覺得那實在太過矯情和做作。從劇情上來看,也不太可能發生這種場景的。試想,阿嘉怎麼可能在這麼在意日本歌手的情況下,又他幾乎是對友子(田中千繪)有著深刻卻不突兀的感情下,突然來個現場演唱會的停頓?!在這裡,我就會覺得這是有點像是在騙小孩子的感覺。不過,《海角七號》整體說起來,比台灣其他的國片,要好得太多了,也不輸給國外的作品。

能夠拍出平實卻又深刻的電影,本來就是需要長時間磨練和學習的。至少,在心態上,本不應該自大妄為、毫不反省,但似乎鮮少導演、編劇和演員能意識到這一點。電影除了技巧的問題之外,更關鍵的應該算是電影實質的內容了。電影的實質內容,是關乎電影整個命脈。誰能夠在電影的實質內容上下越多功夫(或是越深刻體會),誰的電影就越有份量。

比方說,關於美食的電影,無論編劇、導演、演員本身就應該對「美食」有一定的鑑賞力。如果他們未曾體會過美味,怎麼可能拍得出好的「美食」電影?!換言之,政治片、情感片,甚至是科幻片等等,如果電影創作者本身沒有對政治、情感、科幻的力量有深刻的自覺和反省,怎麼可能拍得出動人的電影呢?另外,光是有深刻的自覺和反省,也還是不夠的。應該說,如果電影創作者到最後沒有能力可以處理政治、情感或是力量問題的話,理論上是沒有辦法拍出好電影的。

譬如日劇《Change》,可以說是一部關於政治界的電影。當然,它已經儘可能設想政治界的型態。但坦白說,這部日劇從頭到尾比較有點新意的,也只是「總理應該要跟人民百姓站在同一個角度來看事情」。當木村拓哉在競選會上,講演參選的演講詞時,我一點都不覺得感動。我只想到,這不就是台灣幾年前阿扁競選時的景象。換言之,我不覺得製作《Change》的團隊,是真的有足夠的能力可以處理這樣的政治電影。對於情感片,也是需要有足夠的能力,才能拍出真正動人心弦的好電影。

前陣子,陳可辛拍攝的《投名狀》,我覺得真的是難得一見的好片子。這部片子,很明顯的是在講人與人之間情感的問題。電影中,很多細節(人碰到事情的反應、處理的方法、面對抉擇等問題)都處理得很細緻。有時,在劇情上看上去是逼不得已,事實上也只是其中的一個抉擇而已。很多層次,在演員一個眼神、一個表情、一個舉動,同時彰顯出來。這種電影,不是才真的很有味道?

國片市場低迷許久。之前,周杰倫拍了一部《不能說的秘密》,似乎讓人眼睛為之一亮。電影中,可以看得到許多精心的巧思。周杰倫作為電影界的初生之犢,能夠拍出這樣的電影,也算是在用心的心態下拍出來的好作品了。而《海角七號》也是個好的開始。總覺得魏德聖導演很有潛能,很期待他還可以拍出更好的作品,為我們台灣多留下一些值得令人回味的好電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